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赌博网站倾尽全力压降“误曝光”

  14日中午,在江宁区的九竹路铺岗路路口,10多辆车因故障车抛锚而借道绕行,不过最终并未因闯红灯被曝光。原因在于,这些由电子警察拍摄的照片在曝光之前已被人工分拣出来。

  正是在江宁区交警大队曝光复核室责任民警杨德伟倾尽全力的努力下,该大队去年电子警察曝光撤销率仅为0.0018,就在这一年,杨德伟也收到了5面表扬锦旗、28封感谢信。

  为压降曝光照片的误差率,杨德伟将人工把守的关卡前移并设置了4个审查环节。

  近日,记者来到江宁交警大队照片分拣大厅,27名后台人员都专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负责查看路况的电巡人员身处第一道环节,所有电子警察拍摄的照片先要经过他们筛选,他们需综合对比7天的数据,从中发现有无异常情况。

  在天印大道诚信大道路口,每天闯红灯的曝光量都在20起左右,但3月30日这天却多达80起。工作人员经仔细审看,认定属于“绿灯拍”现象,即在太阳升起和落山时,当太阳光具备一定强度且与信号灯构成一定角度,信号灯背后就会泛起一片红光,使得极为敏感的相机把绿灯误读为红灯,从而按下了快门。为此,他们要对有“绿灯拍”嫌疑的照片逐一审看,做到既不错过一张误拍的照片,也不放过一张违法照片。

  曝光照片在通过第一道环节后,会进入人工分拣环节,即把一些模糊、或没拍到车牌号、或没拍到信号灯的废片挑选出来;第三步是审核环节,工作人员要仔细核查每一张选出来的照片,检查信号灯、标志标线等情况,确认该车真实违法;第四步是比对,即在数据库中核查该车车牌对应的车辆信息和曝光照片中车辆是否一致,确认车辆是否存在套牌等嫌疑。

  经过这4步精细化的分工合作,绝大多数不符合规定的曝光照片都被筛选出去。

  为不断提高复核室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杨德伟还经常组织大家钻研业务。每周例会上,他都会把误曝光的照片制作成幻灯片,让大家分析错漏的原因,从中吸取教训。大家还会把 “吃不准”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讨论,最后由杨德伟作出结论并说明理由。

  施工围挡经常会“迫使”驾驶人绕道而行,有时难免借用对向车道,这时若被电子警察曝光,那驾驶人真是“太冤枉”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江宁交警大队有一套施工报备制度:凡是施工必须事先向复核室报备;同时,因路况发生变化,应由复核室通知某部门在施工期间关闭电子警察。

  杨德伟自称有“强迫症”,只要在路上看到新出来的围挡,他都会去核查该施工是否备案,电子警察是否关闭。

  今年3月28日上午,他途经圣汤大道泉都大街路口时发现,此处已因施工围起了围挡,便打电话询问复核室的值班人员,得知此处施工已向大队报备,又追问电子警察有无暂时关闭。获知仍有曝光照片传送过来,他再打电话向负责电子警察设施日常维护的某部门核实。

  原来,此处路口是前一天晚上8点开始施工,但某部门相关员工却像平常一样按时下班,忘了在施工开始时间停止电子警察的工作。于是,杨德伟再次电话给复核室人员,要求他们筛选此处路口的曝光照片,以免误曝光给驾车者造成麻烦。

  为确保施工报备制度落到实处,经复核室提议,大队作出规定,各中队均须指定一名民警担任交通设施员。中队辖区如有施工但交通设施员未报备的,一经发现即要对中队的绩效考核予以扣分。从今年起,大队采纳他们的意见,还提高了扣分分值。

  平时,杨德伟还竭尽全力为群众服务,为当事人找寻撤销曝光的证据。

  3月的一天上午,大货车驾驶员邵师傅到复核窗口反映:驾车经过104国道中联大道路口时,由于车体又长又宽,左转时必须骑压直行道的车道线,结果被曝光直行时闯红灯。杨德伟知道,大货车驾驶员只要被记分就得参加学习班,记满12分更是要降级并参加科目一考试。他理解对方焦急的心情,当天中午便驾车赶到现场,用皮尺丈量路口长度,返回办公室又调出该车档案查看信息,最后确定确实不属于闯红灯,帮邵师傅撤销了曝光。前不久,邵师傅专门给复核室送了一面超大的锦旗。

  一位老人申诉的问题发生在外地,杨德伟照样热心帮助。老人反映,他驾车途经溧阳一处路口时,恰巧涌起一团浓雾挡住视线,以致驶入路口方才看清信号。按说这并非江宁民警管辖范围,更不是杨德伟的分内之事,可他不忍心对老人一推了之。他调出曝光照片,发现团雾是从下往上升腾,电子警察是从上朝下拍摄,因此,照片能拍清信号灯,可坐在车里的老人却看不清。杨德伟心里有底了,他帮助老人与溧阳交管部门数次联系后,终于替老人成功撤销了曝光。

  14日中午,在江宁区的九竹路铺岗路路口,10多辆车因故障车抛锚而借道绕行,不过最终并未因闯红灯被曝光。原因在于,这些由电子警察拍摄的照片在曝光之前已被人工分拣出来。

  正是在江宁区交警大队曝光复核室责任民警杨德伟倾尽全力的努力下,该大队去年电子警察曝光撤销率仅为0.0018,就在这一年,杨德伟也收到了5面表扬锦旗、28封感谢信。

  为压降曝光照片的误差率,杨德伟将人工把守的关卡前移并设置了4个审查环节。

  近日,记者来到江宁交警大队照片分拣大厅,27名后台人员都专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负责查看路况的电巡人员身处第一道环节,所有电子警察拍摄的照片先要经过他们筛选,他们需综合对比7天的数据,从中发现有无异常情况。

  在天印大道诚信大道路口,每天闯红灯的曝光量都在20起左右,但3月30日这天却多达80起。工作人员经仔细审看,认定属于“绿灯拍”现象,即在太阳升起和落山时,当太阳光具备一定强度且与信号灯构成一定角度,信号灯背后就会泛起一片红光,使得极为敏感的相机把绿灯误读为红灯,从而按下了快门。为此,他们要对有“绿灯拍”嫌疑的照片逐一审看,做到既不错过一张误拍的照片,也不放过一张违法照片。

  曝光照片在通过第一道环节后,会进入人工分拣环节,即把一些模糊、或没拍到车牌号、或没拍到信号灯的废片挑选出来;第三步是审核环节,工作人员要仔细核查每一张选出来的照片,检查信号灯、标志标线等情况,确认该车真实违法;第四步是比对,即在数据库中核查该车车牌对应的车辆信息和曝光照片中车辆是否一致,确认车辆是否存在套牌等嫌疑。

  经过这4步精细化的分工合作,绝大多数不符合规定的曝光照片都被筛选出去。

  为不断提高复核室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杨德伟还经常组织大家钻研业务。每周例会上,他都会把误曝光的照片制作成幻灯片,让大家分析错漏的原因,从中吸取教训。大家还会把 “吃不准”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讨论,最后由杨德伟作出结论并说明理由。

  施工围挡经常会“迫使”驾驶人绕道而行,有时难免借用对向车道,这时若被电子警察曝光,那驾驶人真是“太冤枉”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江宁交警大队有一套施工报备制度:凡是施工必须事先向复核室报备;同时,因路况发生变化,应由复核室通知某部门在施工期间关闭电子警察。

  杨德伟自称有“强迫症”,只要在路上看到新出来的围挡,他都会去核查该施工是否备案,电子警察是否关闭。

  今年3月28日上午,他途经圣汤大道泉都大街路口时发现,此处已因施工围起了围挡,便打电话询问复核室的值班人员,得知此处施工已向大队报备,又追问电子警察有无暂时关闭。获知仍有曝光照片传送过来,他再打电话向负责电子警察设施日常维护的某部门核实。

  原来,此处路口是前一天晚上8点开始施工,但某部门相关员工却像平常一样按时下班,忘了在施工开始时间停止电子警察的工作。于是,杨德伟再次电话给复核室人员,要求他们筛选此处路口的曝光照片,以免误曝光给驾车者造成麻烦。

  为确保施工报备制度落到实处,经复核室提议,大队作出规定,各中队均须指定一名民警担任交通设施员。中队辖区如有施工但交通设施员未报备的,一经发现即要对中队的绩效考核予以扣分。从今年起,大队采纳他们的意见,还提高了扣分分值。

  平时,杨德伟还竭尽全力为群众服务,为当事人找寻撤销曝光的证据。

  3月的一天上午,大货车驾驶员邵师傅到复核窗口反映:驾车经过104国道中联大道路口时,由于车体又长又宽,左转时必须骑压直行道的车道线,结果被曝光直行时闯红灯。杨德伟知道,大货车驾驶员只要被记分就得参加学习班,记满12分更是要降级并参加科目一考试。他理解对方焦急的心情,当天中午便驾车赶到现场,用皮尺丈量路口长度,返回办公室又调出该车档案查看信息,赌博网站最后确定确实不属于闯红灯,帮邵师傅撤销了曝光。前不久,邵师傅专门给复核室送了一面超大的锦旗。

  一位老人申诉的问题发生在外地,杨德伟照样热心帮助。老人反映,他驾车途经溧阳一处路口时,恰巧涌起一团浓雾挡住视线,以致驶入路口方才看清信号。按说这并非江宁民警管辖范围,更不是杨德伟的分内之事,可他不忍心对老人一推了之。他调出曝光照片,发现团雾是从下往上升腾,电子警察是从上朝下拍摄,因此,照片能拍清信号灯,可坐在车里的老人却看不清。杨德伟心里有底了,他帮助老人与溧阳交管部门数次联系后,终于替老人成功撤销了曝光。